这是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区别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21 12:3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那么这研究本身我们可以做出一个结论,在12-16岁这段系统教育阶段,造成智商评估改变的主要是:心智能力和语言智商(包括记忆、表达、计算和常识),而并非专注度、情绪或积极性。

脑成像分析发现,iq变化者大脑中一些神经细胞的密度发生了改变,这说明改变的确实是心智能力而不是专注度、情绪或积极性。语言智商(包括记忆、表达、计算和常识)发生的改变反映在主导谈话的左皮质区,而非语言智商的变化反映在掌管运动的小脑前叶。拉姆斯登认为,目前发现的或许还只是冰山一角,其他很多脑区可能也发生了变化。

所以,如果按照我上述的智商定义,那么智商评估结果能够受到至少两个直接因素的影响,一个是主观动机,另一个是系统教育。所以智商虽然先天因素非常稳定,但是某些程度是可以后天影响

第五,工作记忆任务水平,这个可以直接在学习中更为注重细节和养成分析习惯来解决。

第四,心智能力,专注度,可以考虑科学安排时间,以及培养某一领域的兴趣,用这一领域的专注工作中带来的成就感来激励自己,同样尽量不要培养太多不必要的爱好,以及不要养成浪费零碎时间的习惯。

第六,关于主导动机,不要过分陷入商业化和功利化,也不应将自己限制在狭窄的标准化中,而是去寻找直接评估动机、创意、实践能力、智慧,甚至道德的方法,这便是一种主观能动性。

许多标准化测试都假设人们在做测试时是积极而警觉的。因此,分数就反应了他们的能力。智商测试也是如此,问题按难度排列,以保持人们的士气。智商测试的先驱者爱德华?桑代克(edward thorndike)写道,我们所有的测量方法都假定被测试者总是尽力答题,获取尽可能高的分数,尽管他也承认事实可能并不如此。

由此可见,我们定义的智商,是在一定的认识规则下确定的脱离知识本身的能力,诸如记忆力,快速反应能力等等,按某种评判标准,最终量化为数字。而并非我们吹的很玄的某些臆想。这些东西有天生的成分,但是并非完全是天生的。如果就门萨的标准来说,大部分智商的渐进曲线都会由于高等教育产生一个突进,也就是说,智商不完全是天生的能力,高等教育作为人生中最为系统的一次整体教育,对智商评估结果影响之大,说明后天锻炼是可以提高甚至相当必要的。

2011年10月19日发表于《自然》的这项研究中,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苏拉姆斯登(sue ramsden)招募了33名12-16岁学生,于2004年测试了他们的智商,又在3-4年后再次测试并配合脑部磁共振成像分析。结果发现虽然群体的平均分没有发生什么改变,但个别人的智商发生了最多21分的上下浮动,这是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区别。足以决定一个人是平常还是天才。而且智商变化结果显示,一些本来就强的人变得更强,部分低分者则变得得分更低。

其次,也是最后的一点,永远不要相信任何莫名其妙的快速提高智商方法和智商产品,后天影响对智商只能通过学习行为产生。比如著名的n-back测试法。

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安杰拉?李?达克沃思(angela lee duckworth)发现,智商测试的作用被高估了。若将常常被忽略的动机因素考虑在内,那么智商与命运的联系就显得模糊不清了。简单来说,有些人在做智商测试时会格外努力。如果将这个因素考虑在内,那么智商与成功之间的联系就变弱了。它测试的不只是智力,还有证明自己智力的渴望。

第三,关于表达能力,这个主要韦氏测试标准中出现,其测试标准是词汇运用的流畅性和口才,可以考虑用先写后说的方法,一是可以保证言简意赅,二是可以确保三思而后说。这样体验后,你就可以在开口前故作沉吟状,一来可以整理思路,二来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。总之,不要急着表达观点,想好再说。其次,你可以尝试多表达自己的观点,特别是去参与辩论

为了研究动机对智商测试有怎样的影响,达克沃思检阅了25项之前的研究,涉及到2008名志愿者。她发现在做测试时如果有一定的物质激励(例如钱和糖果),人们的平均分数就会更高,在超出平均智商的人群中尤其是这样。这就表明,动机的确可以扭转智商测试的结果。

同样,智商评估本身也并非完全的纯能力因素,在这篇文章智商测试不靠谱? 中就提到主观动机对于智商评估的影响力。